我的伙伴是只猫

 散文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9-29 10:31
坐在破旧的木椅上,背对着太阳,从树叶的缝隙间漏下来的阳光直射在背上,散发着不均匀的温度。 印在地上的树影,像黑色的底片阅读散文,在阳光的金黄里,随风轻轻晃动日记,给人一种好贵的美。 在身边猫咪咕噜咕噜的迷上了眼睛,跟着我一起享受真难得的太阳。 头上飘雪似的桂花,任性的散落着。 溅到头,肩膀,还有腿上,浑身飘散着淡淡的香。 地上不知何时早已集了很厚一层小花朵。 此情此景,人早已陶醉,深深呼吸,想用桂花的香,弥漫整个心身。 抬头仰望,绿叶陪衬淡淡的黄,似一束包好的满天星,细微处能看出送花人的用心。 我收拢思绪,闭上眼睛阅读散文,细细的体会这带着桂花香的阳光,它悠闲着此刻我的全部时光,鸟语花香里,感觉自己逐渐在舒展,随后完全打开,接受着宇宙给予的无限关爱。 抛开杂念,闭上眼睛,打个盹。 发黄的昨天也好,明媚的明天也罢,都被我统统搁置在时间之外,随它任意的存在着,这一刻,只有专注的享受这大自然的馈赠,才算是对阳光和花香的尊重。 路过的人,三三俩俩的招呼着我,他们笑我快要睡着了。 我点点头,报以微笑,算是回答了他们。 不用去解释自己还清醒着,在这世上,人很多时候是孤独的,别人懂不了自己,任何的解释也显得牵强和多余,随他们去好了。 汗水顺着脊梁无声的滚落,它们到是提醒了我,不能再晒了。 于是起身,唤醒身旁早已迷糊的猫咪,带着它在院子里转圈,算是要完成今天的运动。 一脸不耐烦的小猫,在我走了几步后,还是跟上来了,虽然是那么的不情愿,但是,没我在身边,它是不可能再睡的,因为,路过的人都想摸摸它,让它很没有安全感。 早已习惯了跟小猫对话的我,一路上嘀嘀咕咕跟它说个不停。 我不清楚它是不是能明白,但当我说前面有小鸟时,它一定会冲上去,结局自然是无功而返。 猫咪没有吃活物的习惯,权当是在做游戏,从来也没见它逮到过什么,所以,每次我都放心的让追去,它每次都很卖力的去那一场早就注定的空。 不大的院子,阳光洒满了所有的角落。 从水面反射回来的光,照亮了亭台楼阁,琉璃瓦上,荡漾着粼粼波光,很美。 我在前面走,小猫在后面跟着,一路东游西荡的它,对什么都好奇,我只能走走停停的等着,就像在等一个贪玩的孩子,心里全是情愿。 一步三回头的我,还有上窜下跳的猫,我们用了多很的时间在院里游荡。 路边的狗尾草,太过招摇,惹得我顺手摘了一株,在地上左右摇摆,勾引猫过来玩。 地上满是它的种子,原来,它是在利用我,借我的手,为它的儿女安家落户。 顿时让我无限感慨,没有谁的母亲不为自己的子女操心,包括植物。 经过猫咪的手,那些个洒落的种子,全被扫到了土壤里。 忽然间,感觉自己做得很有意义,但我不知道狗尾草本身会不会这样想。 该回家了,趁着阳光正好,桂花还在飘香,我应该这么浪漫的走回去,算是犒劳犒劳自己。 猫咪大慨也累了,没有像往常那样到处躲藏着不回家阅读散文,而是紧紧的跟在我身后。 阳光下,一大一小的影子在忽长忽短的移动着。 幸福得如此简单,就在家门口走走,都像是去了一个心仪已久的地方,又像是旅游回来,一切都是新鲜的很。 版权作品,未经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阅读散文
  • <small id='mz3t25z4'></small><noframes id='hv8mcs1l'>

      <tbody id='5kc1elpb'></tbody>